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日明 > 产业升级是馅饼还是陷阱?

产业升级是馅饼还是陷阱?

摘要 : 中国目前绝大多数的新增就业岗位都是东部地区贡献的,吸纳了90%以上的跨省流动人口。但近些年,京津冀、长三角与珠三角相继启动产业升级,淘汰低端产业、排斥低端外来从业人员。2011年以前,京沪广深的常住人口增速常年保持在4%以上,但2011年以来,大多降低到2%以下,深圳已经低到1%以下。中国劳动力人口基数庞大,并且多半是低技术水平的劳动力,去东部,他们不受欢迎,生存处境越发艰难,去中西部,就业机会少,得不到发展,已经处于两难境地。如何安置他们,不仅仅是一个经济考量,更是一个社会问题。

近日在珠江三角洲劳动关系论坛上,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审判庭审判员邢蓓华透露,在该院每年近两万宗劳动纠纷案中,由职工单方面提出解除合同但要求企业进行赔偿的案件,已经占到了劳动合同解除案件的四成。

这是深圳劳动争议案件出现的新动向。2008年以前,深圳劳资纠纷的争议焦点主要是劳动报酬发放是否合理,加班工资的计算标准是否合法等。2010年后,深圳富士康还发生了举国震惊的多连跳事件,对劳动报酬不满意是重要因素,为此富士康等企业大幅调高了薪酬水平。近年劳动力成本飞速上升,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开始撤出深圳,相应的职工,要么随迁,要么解除劳动合同。

宏观来看,不论是劳资纠纷的源起不论是薪酬还是解除劳动的赔偿,都是在深圳的产业升级背景下的产物。深圳建市以来,以港资为代表的外商投资企业设厂,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随着经济发展,深圳也经历了放弃三来一补等产业升级的过程。2003年新一轮经济增长以来,深圳长期停滞的劳动力薪酬水平开始上扬,土地成本随之飙升,到2008年,部分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已经开始外迁。

产业升级本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自行会发生的事情,但本着“今天不积极调整产业结构,明天就会被产业结构所调整”的想法,广东省展开了“腾笼换鸟”的产业转移政策,深圳市跟随以提高环保要求、清理无证无照等清理淘汰低端企业。不仅深圳如此,全国一二线城市大多有促进产业升级、淘汰低端产业的政策,国家层面也在倡导产业升级。

对一个区域来说,产业升级是好事。相比2009年,2012年深圳制造业人数降低了8万多人,但服务业增加了近80万人。尤其是金融、物流等行业,创造的财富更是惊人,招商银行大厦2011年一年的纳税金额就高达56.58亿元,一栋高端写字楼流出的税收和财富可以媲美一个小县城。

然而,这种成功的案例非常稀少。金融业等高端服务业以及先进制造业的产业集聚程度远远高于普通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全国范围内,能容纳的金融中心、研发中心屈指可数。他们能容纳的就业人数和GDP增加值也非常有限。深圳目前从事金融业的劳动者有14万(2012年),相对2009年才增加了5万人,这还是近几年金融突飞猛进的结果,2012年金融业增加值占全行业总额的比重较2009年还有所下降。就算成为国家战略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金融从业人员也不过30多万人(2012年),仅占上海总就业人口的2.7%。

对于大多数城市来说,产业升级不像京沪广深那么鲜美,别人的馅饼可能是自己的陷阱。这些城市原有的产业布局本来就倾向低端,劳动力素质准备不足,更为重要的是当地的政府治理处于较低的水平,投资环境、司法公平公正都需要改进,在这种情况下,致力于产业升级往往适得其反,低端的行业被逼的活不下去了,高端的“鸟”也不愿意飞进来,造成人口外流和产业外迁。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搞的产业园区、财政补贴、优惠政策往往被内部人获取,反而抑制了当地的经济增长。

更何况全局来看,中国目前绝大多数的新增就业岗位都是东部地区贡献的,吸纳了90%以上的跨省流动人口。但近些年,京津冀、长三角与珠三角相继启动产业升级,淘汰低端产业、排斥低端外来从业人员。2011年以前,京沪广深的常住人口增速常年保持在4%以上,但2011年以来,大多降低到2%以下,深圳已经低到1%以下。中国劳动力人口基数庞大,并且多半是低技术水平的劳动力,去东部,他们不受欢迎,生存处境越发艰难,去中西部,就业机会少,得不到发展,已经处于两难境地。如何安置他们,不仅仅是一个经济考量,更是一个社会问题。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