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日明 > 全国养老保险危局已现

全国养老保险危局已现

摘要 : 如果考虑到高标准养老的机关事业单位和数量更庞大的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他们以前基本上没有缴过养老保险,没有基金储备,一旦纳入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或提高养老金水平,对于全国所有省的养老基金都是一个灾难。

近日,经过绥化市以及肇东市政府部门的解释和连日工作,黑龙江肇东教师“反映工资问题”引发的罢课事件基本平息。虽然公共舆论对此关注颇多,但很少有人注意到作为事业单位职工,肇东教师已经被强行征缴了十年的养老保险。黑龙江省也在国家试点之外,从2001年就开始尝试将机关事业单位纳入到社会保险的范围。

涉及到机关与事业单位的福利体系改革,历来都是改革的难点。打破财政托底事业单位的养老,将其纳入社会保险范畴内来养老,更是难中之难,受到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的强烈抵制。也没有哪个省市有激励去推动一项“民怨”如此之大的改革。在2009年,国家挑选了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等五个社保收支情况各异的省市作为试点,将事业单位的养老纳入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一度也冲击了上海、重庆的养老基金的收支平衡,上海养老基金曾经每年亏空100多亿。

黑龙江主动将事业单位养老纳入社会保险显然不是想当改革先锋,而是黑龙江的社保已经到了非扩面无法拯救的地步了。2012年,黑龙江养老基金收入720.2亿元,支出717.2亿元,当年结余仅2.93亿元,为全国最低。而黑龙江的缴费的在职职工611万,而退休领取养老金的达402万,平均1.5个在职养1个退休,为全国最低水平。这也使得黑龙江的月平均退休金为1488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54元,但在职职工平均缴费基数达3506元,比全国平均高出916元,在职职工负担很重。

养老陷入危机的不仅仅是黑龙江,包括东三省、重庆、四川等十几个省市的养老体系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支付危机。在职职工与退休职工的全国平均比值为3.09,低于此水平的省级政府有23个。而退休职工月平均退休金与在职职工月缴保险金的比值全国平均为2.4,这意味着2.4个职工缴费才能负担1个退休职工的养老金,低于此水平的省级政府有15个。

这15个省,要么是像云南、广西、甘肃、青海等落后地区,虽然退休人员少,但缴费的在职职工更少,要么就是东三省这种老工业基地,国企和事业单位众多,退休职工数量庞大并且大多未缴过(或少缴)养老保险,养老负担极重,辽吉黑渝津沪的退休人员占常住人口比重超过8%。因为国企多,受单位的约束,这些地区执行计划生育也最严格,新生人口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人口老龄化严重。

更不幸的是,除了上海、天津等经济龙头城市以外,这15个省中其它地区也是人口流出地。相比2000年,2013年全国人口增长了7.56%,15个省中的东三省、内蒙古、重庆、湖北、甘肃、广西、四川均低于此数值,处于人口流出状态。退休人口迅速增加,新生缴费职工增长慢,劳动力外流,养老保险想不恶化都难。哪怕是上海,2013年的常住人口相对2000年增长了50%,但养老保险收支也同样不乐观,也是在2011年强制所有非户籍劳动力缴纳养老保险才能扭亏为赢。其它地方可没这么好的条件。

上述危机还仅仅是城镇职工的养老保险,如果考虑到高标准养老的机关事业单位和数量更庞大的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他们以前基本上没有缴过养老保险,没有基金储备,一旦纳入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或提高养老金水平,对于全国所有省的养老基金都是一个灾难。京沪等人口流入地的压力较小,所以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已经提高到了月均四五百块,吉林、河北、安徽等人口流出省,迫于社保困局,就只能执行2009年中央政府规定的每月55元。

这些养老保险陷入危局的省市,目前还看不到什么缓解的趋势,也缺乏有效的解决方案。就他们自身,必须马上着手推动全面放开生育、缓解人口老龄化,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大力吸引外来劳动力等政策,这是解决养老危局的唯一办法。全国层面来看,提高统筹层次,实现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有助于平抑因人口流动所带来的养老保险收支苦乐不均,这可能是未来中央政府化解这些省份养老保险危机的快速、有效的着力点。显然,这也并不是一件容易干成的事。(本文数据均来自《劳动统计年鉴2013》或在此基础上做估算)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