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日明 > 不应过度指责央行暂停虚拟信用卡

不应过度指责央行暂停虚拟信用卡

摘要 : 暂停虚拟信用卡可能只是因为央行过于保守,对来自金融创新的风险容忍不够,对金融消费者的保护太多让他们失却了自身的判断。但把此归结为央行打压创新、保护银联却显得太过。央行毕竟没有直接叫停,只是了解情况,更多指责监管的话,还是留到央行最终叫停虚拟信用卡的时候再说吧。

正文:

3月14日,有消息称央行下发紧急文件暂停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同时叫停的还有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虽然消息尚未经过支付宝、微信的证实,也未经过政府的官方确认,但市场已经作出反应,截止3月14日中午,腾讯股份大跌5%,合作方中信银行股价停止数日连涨的势头、下跌一度超过9%,午后不得不停牌。

央行下发的文件认为,线下条码支付突破了传统手艺终端的业务模式,其风险控制水平直接关系到客户的信息安全与资金安全。虚拟信用卡突破了现有信用卡业务模式,在落实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保障客户信息安全等方面尚待进一步研究。

市场对此解读为,虚拟信用卡和条码支付是动了央行的“亲儿子”银联的“奶酪”(中金公司银行业研究团队用语),因为支付宝等IT公司开创的线上收单模式,直接与发卡行与收单行发生业务往来,架空了银联,银联作为传统卡支付业务的利益被损害。也有评论人士指出,这是央行对金融创新的扼杀,违反了李克强总理提出的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

暂停行为不是打压、更不是护短

首先,指责央行护短,保护银联的利益,恐怕失之偏颇。近十年以来,央行在中央部委中的改革力度较大,市场化倾向非常明显。就以在卡支付结算领域为例,央行虽然出台《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范第三方支付市场,但并未过度抑制第三方支付的发展,先后发放了260多张牌照,国内几乎所有符合资质的机构都获得了牌照。此举才是伤害银联最大的举措,比起暂停第三方支付机构某个业务,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现任支付结算司负责人的央行官员,在市场上表态不少,也不曾见过有压制第三方支付发展、抵制金融创新的言论。

其次,央行此举是暂停而非“叫停”,下发的文件中要求“支付宝公司将有关产品详细介绍、管理制度、操作流程、机构合作情况及利润分配机制、客户权益保障机制、应急处置等内容书面报告至央行下属机构”,同时要求该机构“全面评估线下条码支付、虚拟信用卡的合规性和安全性”,并于3月31日前将支付宝公司报告材料和有关监管建议报送支付司。

从央行的文件,看不出要封杀这一产品的迹象。相反,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等,各支付机构有义务在技术手段、核对客户信息等方面合规,新产品提前30天报备并接受央行的监管。从央行下文可以看出,央行并不了解这一产品的细节,而因木马软件等引发的线下条码支付业务诈骗投诉也时有发生。在现有制度环境下,央行的举措并无太需要质疑的地方。

央行为什么要暂停虚拟信用卡?

再进一步,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虚拟信用卡和条码支付到底在什么地方触动了央行的监管神经?条码(二维码)支付的问题,很容易理解,更多的还是安全问题。想一想,一个二维码,在没扫描之前,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一时被误导、引诱,扫一下二维码,资金被诈骗,谁的责任?利用条码诈骗的案例已经不少了。再想一想,银行资金转账,在银行保安、柜台员工千防万堵的情况下,资金仍然被骗走了,扫码这种更具隐蔽性的资金支付手段如何应对诈骗,恐怕是要好好想想。

再来看信用卡,传统的信用卡作为个人消费金融的工具,在发卡监管上,一般要求要有“三亲”环节,在审批环节,对申请人进行亲访、亲签、亲核。现实中常见的是信用卡营销团队扫楼、在商场、地铁设点,现场填写申请信用卡,这一思路包含了两条关键要素:

第一,亲笔签名,即使在网上申请,也要求打印材料后签字寄至信用卡中心。而收到卡片以后,需要在卡片后面签名,同时要求收单商户核对签名。签名也作为信用卡消费异议时的主要证据。

第二,一般会要求填写单位名称、地址与电话。固定职业是审核信用卡信用的主要依据之一,因为有工作才有还款能力。行业、职位高低、工龄也是确认信用额度的主要标准。

但虚拟信用卡的审核基本上无法满足以上的两个关键因素。因为是虚拟信用卡,所有用户的信息审核都在网上,无法当面确认信息,也不存在亲笔签名这回事。手机号、支付密码估计是唯一的鉴权渠道。但一旦出现纠纷的时候,因为用户往往无法证实手机与密码被盗带来的盗刷的责任归属。现实就是这样,支付宝这些支付公司并非不存在账户资金被盗的案例,但用户异议的成本非常高,很多是通过诉讼来完成的。对于支付公司来说,虽然都会承诺自己负责赔偿用户损失,但真正落实赔偿是很难的,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是用户在欺诈还是真的被骗。

对虚拟信用卡来说,无法当面确认客户身份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可能存在大量的身份证号码盗用。中国的信用卡数量虽然巨大,但主要还是集中在一二三线城市,地级市及以下的行政区划的居民信用卡拥有量非常小。用户的认知水平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固定职业,不符合申请信用卡的条件;同时现实在POS机的安装量也少,申请到了信用卡也没地方用。

一旦把信用卡普及到中小城市和农村,大量的本地居民没贷过款,央行征信记录是空白,由于缺乏“三亲”环节,没有征信记录、没有固定工作、没有单位地址,盗用他人身份证申请虚拟信用卡将是常事,一个人盗用10个人的信息,借此套现,并非难以想象的事情。如何避免这种行为是一个难点,在现有的虚拟信用卡方案中,虚拟信用卡在防范侵权及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机制并不明显,引入众安保险更多也是保护发卡机构的风险。

与传统银行的信用卡审批依赖于固定职业不同,IT公司往往以消费记录来确认个人信用情况,在城市,这种思路并无问题。相比银行信用卡的覆盖人群,微信与支付宝覆盖的人群更为巨大,更近三四五六线城市与农村,对于这些人来说,5000元的信用额度,可能接近一个人半年的收入。(甘犁主持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数据显示,中国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约为30000元,以一家三口人计算,人均年收入10000元)一个消费颇高的人士,其个人可能是啃老族,也可能是失业人士,收入来源并不固定。换句话来说,基于淘宝消费记录和微信使用记录的虚拟信用卡的经营风险要明显高于传统信用卡。

更深层次来看,央行干预虚拟信用卡,恐怕不仅仅是支付结算方面的考虑,而是货币政策的考虑。虚拟信用卡,毫无疑问是信用创造,这与“京东白条”(京东垫付资金)、“预付费卡”等不创造货币的金融创新截然不同。庞大的用户群体,哪怕每人1000元的信用额度,1000万的用户申请,额度用足,也有100亿的信贷规模,央行怎么可能无视这部分新增货币?

阿里集团此前就干过这类事情,一年前,被冠以“虚拟信用卡”名号的阿里个人金融产品甚至已经在部分地区开放。该产品宣称不再捆绑信用卡或者储蓄卡,能够直接透支消费,额度最高5000元,拥有38天免息期。阿里作为非银行金融机构,直接向个人发放个人信贷,明显触到监管红线。

央行与支付宝:谁对谁错?

不可否认的是,IT公司对于市场的需求是敏锐的,他们直面用户需求,开发出来的产品很能迎合绝大多数客户的需求,可以有效的提升交易的效率和便利性。但在金融领域,显然效率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所有提高效率的行为,基本上都会带来风险,而IT公司的员工往往不是金融体系出身,对风险的防范意识就不是很强。

他们对于用户面临的风险也很少像银行那么重视,据媒体报道的央行人士认为,“虽然支付公司都承诺自己负责赔偿,但据我们了解,一笔赔偿真正落实很难;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仅仅一笔钱受损失,是整个账户的资金都不安全了,这个支付安全的环境如何保障?”央行的两难在于,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支付机构的金融创新的压力,更有来自金融消费者汹汹的投诉,这也是一行三会不得不分别成立“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局”的原因,对于央行来说,消费者可能是更弱势的群体,也是更需要优先考虑的群体。

暂停虚拟信用卡或许是因为央行过于保守,对来自金融创新的风险容忍不够,对金融消费者的保护太多让他们失却了自身的判断。但把此归结为央行打压创新、保护银联却显得太过。央行毕竟没有直接叫停,只是了解情况,不应该过度解读。对于支付宝和微信来说,直面监管要求,规范支付与虚拟信用卡发卡规范,遵守现有金融规则才是本份之事。更多指责监管的话,还是留到央行最终叫停虚拟信用卡的时候再说吧。

推荐 2